他们进到一间类似旅社的房屋,里面毫无生机,雅格布看到了墙上贴着失踪的报纸,被身后一阵奇怪的笑声吓到——一个白头发、戴墨镜、坐轮椅的奇怪老头,自称是酒店的经理。父亲不想和儿子去什么莫名其妙的小岛上的儿童之家,故来到房屋外面询问一群小伙子是否有人愿意陪雅格布一起去小岛那边,与其中的一名小伙子沃尔姆达成了金钱交易。

沃尔姆和一名同伴带着雅格布向前走着,沃尔姆说需要找一条捷径,指着有点坡度的草丛山丘让他下去,越过小河流,直往前走穿过树林。而沃尔姆两人站在山丘上,脸上尽是耍人的轻视的笑。雅格布没有怀疑,尽管右腿陷入泥潭,丢失了鞋子,仍然穿过了树林看到一幢奇异的房子。雅格布后来回到旅馆。白发墨镜老头笑着说,不要为丢失了一只鞋子而哭泣。雅格布想知道儿童之家究竟发生了什么,老头说在1943年9月3日德国海军的炸弹落到了儿童之家的屋顶上,里面的人无一生还。这一点是爷爷没有告诉雅格布的。

雅格布给父亲说和昨天的那群孩子一起玩,其实是再次来到儿童之家。他在残垣下找到相框合影,无意间看到一个女孩的身影,雅格布害怕,迅速跑,可是却看到了在门框边一个伸头又缩回去的女孩,雅格布跑出来暂时晕倒,被一个白衣小女生扛着来到一处地方,雅格布却惊奇的发现这里有艾玛,一对双胞胎,可爱的奥利弗,布朗,有身子没有头的米勒,其实是隐身。雅格布认为她们都死了,她们却说没有死,她们以为雅格布是艾比,毕竟是子孙,遗传基因强大嘛。她们说“要等到海岸线明朗,才会到时空门”,带着雅格布走向山洞似的山里隧道。雅格布环视四周充满恐惧,跑出了洞口,回到酒吧。里面的经理换成了另一个人,其余的人都一副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诬陷雅格布是间谍,一个秃头大肚男人上来抓住雅格布的衣领,未待雅格布缓过神想着怎么应付,厅堂中突然一片玻璃摔碎、杯子撞人、盘子乱飞、啤酒泼洒的乱象。一个女孩嘴里叼着一只靴子带着雅格布跑出酒吧,手模门框燃气火苗,烧了起来。而天上数架歼机使空气顿时紧张起来。原来是艾玛他们救了雅格布。雅格布认为是自己的超能力使酒杯盘子乱飞,其实是没有穿衣服的米勒做的。

一行四人来到儿童之家,女校长佩里格林小姐叼着烟斗欢迎雅格布的到来。原来佩小姐这个月已经杀了那群闹事的人两次了,她们有无限循环的魔法。奥利弗产生了小火烧了酒吧,是因为他们要伤害雅格布。佩小姐也并没有批评她们的意思。佩小姐熟知雅格布的体重,还有她们往返的时间,故准时准点的在她们来到门口时为她们开门,欢迎他们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