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个目标是马克思·亚当斯,美国军火商,主要市场在欧洲和南美。他在黑海的瓦纳港出巨资重建了一座纪念碑,纪念碑的山脚下是水下港,可停靠多艘载有洲际导弹的潜艇。里面安装有复杂的安全系统,并且有一间独立发电、供氧的安全屋。这个水下港外人无法进入,所以内部具体情况,连克雷恩也不清楚,只能靠亚瑟随机应变。

事到如今,亚瑟已经明白了克雷恩的目的。他就是借亚瑟的手,清除竞争对手。要救吉娜就不能继续按他的步骤,亚瑟决定反客为主,与马克思联手,除掉克雷恩。可要联手马克思,就要先进入水下港。他查到水下港的伤员救治,都是通过附近医院直升机接送。通过测算,亚瑟认为从医院顶楼可以狙击到水下港的地面守卫。在成功射伤守卫后,他藏在医疗直升机的尾舱,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到水下港。之后的事就非常简单,制造混乱,让马克思躲进安全屋。当马克思刚踏进安全屋,就看到亚瑟坐在安全屋的沙发上。

过了不久,亚瑟和马克思一起从安全屋出来。两人达成了协议,亚瑟制造一场爆炸,让克雷恩通过卫星照片看到烟雾。而马克思的手下则对外宣布马克思死于爆炸,以麻痹克雷恩。克雷恩果然上当,派出自己的精英人手前往黑海瓦纳港接手亚当斯的地盘。等待这些人的是布满机关的水下港。克雷恩的主力部队被亚瑟消灭的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