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北捷将白娉婷扶起,眼光瞟到白娉婷遗落在河滩上的发簪,他认出那是母亲的旧物。他将白娉婷救起并替她紧急处理了伤口,待姑娘悠悠醒转,楚北捷拿出簪子追问她的身份,但白娉婷就是怒目而视,一言不发。

何侠在陆轲的帮助下带着父母的遗体逃出生天,他亲手为父母垒起新坟,希望父母能从此安息。

楚北捷带着受伤的白娉婷一起上路回大晋,半途白娉婷借口讨水喝企图夺走马车逃走,无奈伤势太重,再度晕厥过去,经大夫诊断能不能活下来都得看她的造化。一边是伤重卧床的白娉婷,一边是晋王连着十封的八百里加急催他回宫,楚北捷令漠然留下来照顾白娉婷,因为她身上的披风是何侠的,所以她一定不能死,只有她活着才能解开真相。

楚北捷回国拜见晋王,晋王表扬他单骑入大燕长子城,以退为进,不费一兵一卒,便剿灭敬安王府,此乃大功一件。晋王指示楚北捷应该尽快还军,楚北捷表示北伐方止,再兴战事,只怕于民生不利,晋王大怒,斥责楚北捷竟敢跟他提天下民生疾苦,这根本不是他该操心的事,令他回去反思一个月好好想想自己的战略战术问题,速速准备下一次北伐,否则提头来见。

白娉婷拖着病体来到五老峰没见到敬安王府之人,却只见到一座被挖开的孤坟,她无法想像这里曾发生过怎样的一出惨剧,她在心中默默向老王爷和长公主发誓一定会找到小王爷,拼死也会护他周全。

楚漠然孤身回到大晋向楚北捷领罪,他说姑娘半夜逃走时他故意跟在身上,想看看她跑去哪,没想到被对方引到一个树林里,仿佛像进了迷宫一般再也出不来,在树林里被困了一晚上,难道这姑娘会巫术不成?楚北捷猜测这姑娘定然就是蒲坂城一役在城墙上指挥战况的人。

太尉大人有意向楚北捷做媒,楚北捷向太尉大人承认自己已有心仪的姑娘,但只在儿时见过姑娘一面,姑娘姓甚名谁都不知道。太尉让楚北捷不妨听听这个花小姐的琴声再做决定。 

对面楼里琴声响起,楚北捷不由被深深吸引,听着这首来自域外的龙朔,楚北捷问太尉大人这位花小姐可曾去过域外?太尉称花府世代在中原为商,没听说曾有人去过域外。楚北捷提出想见见这位花小姐,他循着琴音来到静思楼外,轻轻推开虚掩的门扉,果然如他所料,弹琴的并非花小姐,而是与花小姐换装以后的白娉婷。白娉婷拒与楚北捷见面,楚北捷也不强求,只称日后当去府上投贴拜会。白娉婷忍不住叫住楚北捷问他蒲坂一役,将军不战而败颇有蹊跷,她觉得将军醉翁之意不在酒,以她之理解将军灭敬安王府为的是燕晋百姓,若何侠未死,将军可还会杀他?楚北捷反问她是否有不杀的理由?白娉婷称若燕晋真能如约止战,那敬安王府的牺牲也算值得,可她听闻大晋正在第二次招兵准备北伐,如今已经没有敬安王府,为什么他就不能放下屠刀?楚北捷此时已经确定蒲坂城一战在城头抚琴之人正是眼前的姑娘。

突然生死未卜令白娉婷担心不已的小敬王何侠出现在静思楼,与楚北捷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上来就是数百回合的恶战,终于何侠还是处于下风败在楚北捷手下,就在何侠以为必死无疑之时,楚北捷却收回兵刃,放他离开。

楚北捷问白娉婷儿时是不是跟随父亲去过域外?白娉婷称自己只是敬安王府的一介侍女,从小在王府长大,并不知道自己爹娘是谁,而且楚北捷灭了敬安王府,她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孤芳不自赏

当前评分6.8

《孤芳不自赏》改编自风弄同名小说,落地在魏晋南北朝,剧中事件按小说设定,是真实历史背景下的虚构故事。男主角楚北捷和白娉婷之间的虐恋可谓是引发了一连串的矛盾爆点,两人本是敌对关系,白娉婷一次次要置楚北捷于死地,楚北捷就一次次地容让。晋国国君一次次地想要除掉白娉婷,楚北捷一次次舍命维护。而白娉婷的内心逐渐变得柔软,甚至愿意牺牲自己来保全楚北捷。晋、燕、凉、秦四国征战不休,晋国国力最强,晋国国王亲弟镇北王楚北捷(钟汉良饰)英勇善战、武功谋略过人,令其他三国闻风丧胆。晋燕交战之际,燕国敬安王府遭到沦陷,一夜之间王府覆灭。侍女白娉婷(杨颖饰)与小王爷何侠(孙艺洲饰)在逃亡时离散流落。在一寺庙里,楚北捷偶遇白聘婷,被她的琴声所倾倒,进而钟情相恋。但因为不同的阵营处境注定了两人此生情路坎坷,爱情虽浓却障碍重重,既有晋国国王的疑心,又有小敬安王何侠的各种挑拨,还要面对四国纷争不断的乱世天下。在种种困难前,楚北捷不改初心,情场上付深情,默默守护;战场上出奇兵,与白娉婷联手击败何侠,成功阻止了一场生灵涂炭的战争,共同守护了天下安宁。

更多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