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集 燕晋大战敬安王府功高盖主遭覆灭

    中原大地,群雄逐鹿,燕晋交战百日难分胜负,至仲夏燕逢百年大旱,晋大将军楚北捷率十万大军一路奔袭,燕小敬安王何侠临危受命,两军决战于燕南要塞蒲坂城。楚北捷率领的十军大军兵压蒲坂城下,何侠苦等的援军不到,只等到侍女白娉婷带来的燕王口谕“死守蒲坂城”。何侠烦恼己方守军仅八军,敌军十万,敌众我寡,这仗根本没法打,白娉婷劝慰少爷稍安勿躁她自有妙计。不多时蒲坂城中驶出战车,何侠亲自出城以激将法向楚北捷叫阵。原来白娉婷早观天象今日午时三刻会有大雨降临,她让何侠听她琴声为令,届时只需将楚北捷引入河道,敌军不攻自破。楚北捷艺...

  • 第2集 白娉婷疑似楚北捷儿时旧识

    楚北捷将白娉婷扶起,眼光瞟到白娉婷遗落在河滩上的发簪,他认出那是母亲的旧物。他将白娉婷救起并替她紧急处理了伤口,待姑娘悠悠醒转,楚北捷拿出簪子追问她的身份,但白娉婷就是怒目而视,一言不发。何侠在陆轲的帮助下带着父母的遗体逃出生天,他亲手为父母垒起新坟,希望父母能从此安息。楚北捷带着受伤的白娉婷一起上路回大晋,半途白娉婷借口讨水喝企图夺走马车逃走,无奈伤势太重,再度晕厥过去,经大夫诊断能不能活下来都得看她的造化。一边是伤重卧床的白娉婷,一边是晋王连着十封的八百里加急催他回宫,楚北捷令漠然留下来照顾白娉婷,因为...

  • 第3集 白娉婷新婚之日向楚北捷下毒

    花府不见了小姐,花老爷和花夫人发动众家丁出动去找小姐,突然众多官兵涌入花府,楚北捷亲自将花小姐送回花府,并告知花老爷小姐之前的去向,在花老爷痛不欲生之时,楚北捷顺水推舟称既然花小姐钟情于陈公子,不如花老爷就把女儿许配于陈公子,花老爷吓得连喊使不得。楚北捷说自己可以不追究花小姐之事,只请花老爷也答应他一件事,说着带上白娉婷,说这姑娘从今日起就是花老爷的义女,三日之后他来带走她,若白娉婷胆敢逃走,花府上下满门抄斩。楚北捷离开后,花老爷恳求白娉婷无论她是什么身份什么来头,只求她安安稳稳在花家待过三天,他定会备下厚...

  • 第4集 楚北捷为白娉婷铤而走险却发现入了晋王的局

    白娉婷亲手做了梅花粥向楚北捷赔罪,梅花粥是大燕民俗新婚之礼,新婚第二天新娘都会替夫君做上一碗梅花粥。待楚北捷喝下热粥,白娉婷下跪请求将军为了天下苍生停止战事,白娉婷知道楚北捷心中有不忍,否则不会留下那张“止战”的字条,楚北捷称自己只是真心想娶她,无关心机谋算,白娉婷称只要将军听自己的停止战事,她将以余生为报。楚北捷早将她看穿,知道白娉婷并非真要自己死,昨天的毒根本不致命,只是她为了自曝身份,而昨晚她坚持不离开此处,也只是为了等抓她的人前来,其目的自然是要见到晋王继续游说她的“止战”一说。晋王审问白娉婷受何人...

  • 第5集 白娉婷因身份立场不同始终拒绝楚北捷

    晋王回想起行刑前日与白娉婷的会面,他告诉白娉婷若想活命需保证不再和镇北王见面,白娉婷称陛下对镇北王的拳拳之心令人敬佩,若燕王对敬安王府有陛下的万分之一大燕也不至于此。晋王问白娉婷可有自救之法,娉婷称自己怕太阳晒,请在清晨卯时行刑,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换人需要算好时机,午时影子是最好的掩护。晋王回想至此,他对楚北捷说如果顺利的话现在白娉婷已经在燕王慕容肃的车上了。楚北捷不听晋王劝阻起身就要去追燕王的马车。慕容肃的马车上白娉婷闭目假寐,慕容肃称自己救了她一命,难道连一声谢谢都没有?白娉婷冷哼道只怕是燕王知道大晋正在...

  • 第6集 白娉婷为救楚北捷不惜自投罗网

    晋王声嘶力竭地对着镇北王喊他的每一滴血都应该流在沙场上,为捍卫大晋江山而流,不应该在这里求死。楚北捷一再求晋王放过白娉婷性命,晋王怒其不争,他给楚北捷三天时间,务必找到白娉婷的下落。晋王被楚北捷气得半死,但他更气的是自己居然真的不敢杀了楚北捷,他担心大晋没了楚北捷就好比大船没了舵。楚北捷通敌的谣言传遍晋军,令他在晋军中威严扫地,其幕后“功臣”自然就是何侠。何侠感慨堂堂镇北王居然对白娉婷一见钟情,可见红颜果然是祸水啊,相信白娉婷一向聪明自可将此事办得妥当。晋王有意要杀楚北捷,而王后则极力劝谏,晋王扫兴遂前往张...

  • 第7集 何侠走投无路决定投靠白兰皇室

    晋王回到久未涉足的王后宫中,坐下就拿起王后的筷箸狼吞虎咽起来,还一个劲地表扬王后宫中的饭菜好吃,王后小心翼翼地问陛下今晚还走吗?晋王大咧咧地说明天还要来,可怜那位芳沁殿中的张贵妃还巴巴地盼着晋王前去慰问她的伤势呢。丞相禀告白兰新君亡故,之前送往大凉做人质的耀天公主准备回国主持局面,回国途中不惜绕远道前来大晋寻求庇佑,晋王对白兰国颇有兴趣,欣然应允。何侠正在暂时栖身的破屋中祭奠父母的亡灵,突闻屋外车马喧嚣,和冬灼外出查看发现竟是白兰的皇家车队,他不清楚马车中究竟是谁,决定打探清楚。何侠潜入白兰营地将公主掳走,...

  • 第8集 白娉婷开始怀疑何侠瞒着自己和异族勾结

    晋王称白娉婷不过是个卑贱的侍女有什么值得羡慕的?张贵妃感慨镇北王为了她不惜违抗皇命,一个女人无论身份贵贱地位高低,有人如此真心以待怎么不教人羡慕?晋王好笑,张贵妃说来说去还是埋怨他没有护着她,谁让她不痛快自己就杀了谁,随即他下令传内廷禁卫军首领,让他即将查找白娉婷的下落,找到之后无须汇报格杀勿论。白娉婷虽然选择跟何侠离开,但这一路上她在马车里睡睡醒醒、浑浑噩噩,满心想的都是楚北捷,甚至开始做起噩梦,她和楚北捷相拥着被晋王的部队乱箭射死。何侠安排白娉婷栖身敬安王府的别院,白娉婷看着这个当年经她之手买下的院落心...

  • 第9集 白娉婷情根深种楚北捷决意离开何侠

    耀天称沿途处处受到大晋的礼遇,她愿以白兰的大礼回馈晋王的恩典,晋王为白兰备下酒宴替她接风洗尘。酒宴上晋王提到与白兰合作开发丝路让大晋的丝绸销往白兰,耀天公主沉吟后称此等有关社稷大事还是等她回白兰后再行商榷,晋王心中不快。手下向晋王汇报,最近他们进出燕境的商队屡屡遭劫,损失惨重,人基本都死光了,仅存的活口都说都是凉军所为。王后与耀天一见如故拉着她在自己宫里闲话家常,见到晋王前来王后让耀天将自己的难言之隐向晋王诉说,耀天称丝路关卡一事并非她不愿意合作,实在是凉王从中作梗。因为在丝路之上关卡为白凉所有,耀天早就想...

  • 第10集 楚北捷为救白娉婷火速行军攻大凉

    贵将军将狼狈的何侠和冬灼带到耀天公主面前,他对声名在外的敬安王府是一脸的不屑,看着何侠现在的样子不过是徒有虚名。何侠感谢耀天公主的救命之恩,耀天却感谢何侠送她的大礼,他们在燕地假扮凉军袭击晋商足以让晋王司马弘对大凉恨之入骨,让白兰得以有机会休养生息。耀天下令,封何侠为白兰的骠骑大将军,协助丞相贵常青统领三军。贵将军对公主此番决定十分不满,又不得不服从。楚北捷出征前夜,晋王突然提出他的镇北王府独缺一个镇北王妃,他和王后会为楚北捷作主,在楚北捷得胜归来之日替他完婚。此番话正让前来向晋王送参汤的张贵妃听到,张贵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