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 无论是从题材还是剧情、阵容还是配置来看,《萨利机长》似乎都是一部四平八稳的电影,却给北美影市带来不一般的惊喜。影片上月于北美上映,以单馆过万美金的成绩在周末三日砍下3550万美元票房,拿下2016年北美影市秋季档头个冠军,成为汤姆·汉克斯继2009年《天使与魔鬼》之后第一部夺冠的真人主演作品。预算近6000万美金的影片,现已累计取得了超过1亿美元的票房。口碑上也获得了观众及影评人的一致好评,IMDb上评分达7.9分,烂番茄新鲜度82%,Metacritic得分74(满分100分),根据Cinema Score的调查,观众的评价于A+至F间的平均点落在“A”。
凭借在片中精彩表现,在颁奖季尚未正式打响之前,汉克斯率先将第20届好莱坞电影节影帝收入囊中。在《萨利机长》之前,汉克斯已经很久没有入围奥斯卡影帝提名,能否凭本片有所斩获也让不少影迷期待,虽然目前影片还未能引进中国内地,但豆瓣上已经给出了8.3的高分,不少外媒更预测本片是今年的“冲奥”热门。
剧情篇:真实事件和事件背后
《萨利机长》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编剧陶德·科玛尼基将萨利本人的自传《最高指责》改写为电影剧本,讲述了被称为“哈德森奇迹”空难事件的始末。2009年1月15日,主人公萨利在全美航空1549号航班上担任机长,飞机在起飞过程中遭到黑雁撞击,导致两具引擎同时熄火,危急关头萨利决定于哈德逊河河面进行迫降,最后155名乘客和机组人员奇迹般地全部生还。事后萨利被媒体尊称为英雄,但劫后余生的他面临安全审查委员会的质疑,认为他完全可以选择返回拉瓜迪亚机场,而不是风险极高的河面迫降,在种种审查后,最终萨利成功为自己正名。
剧情不算新颖,结局也可以很轻易猜到,但导演克林特想让观众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萨利这个英雄。影片以萨利内心的不安与噩梦为开头,梦中的他并未能顺利降落飞机,反而撞上了大楼,揭露出萨利对自己的疑虑:自己真的做到了吗?萨利一边受到民众的英雄膜拜,一边也要忍受调查人员的责难与质疑——迫降是无可置疑的正确选择,还是拿全机人的性命去打赌?克林特透露,故事主要集中在事故后的舆论考验,“全员生还,这是最坏情况下的最好结果。很多人只知道萨利迫降的事实,但不知道这个决定受到很多调查,给这起事件蒙上了阴影,是更应当关注的。”
导演篇:86岁“东木”不服老
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因姓氏的原因(Eastwood)被影迷称为“东木”,今年以86岁高龄活跃在电影第一线。曾获得过5次奥斯卡奖的他,这次又将镜头对准喜爱刻画的准英雄人物,把短短208秒的事件拍成一部96分钟的长片。
事实上,《萨利机长》的诞生与他本人的经历也有关联。当年克林特在部队服役,21岁的他乘军机时也有一次海上迫降的经历,对飞机高速入水以及逃生在海中拼命游泳的感觉仍记忆犹新。电影中,他充分利用驾驶舱、客舱、行控中心、渡轮等不同视角来重建逼真现场,每一个切面都高端还原历史事件,“凭着记忆和想象,我最想做的是亲眼去看看曾经发生过的一切,因为故事的真实性对影片的制作极其重要。”
角色篇:汉克斯,一张代表美国的脸,被误认为萨利追得满街跑
作为美国最杰出的演员之一,从影数十年,汉克斯似乎很少演砸过真人电影。克林特回忆在选择汉克斯之前,他曾去探望过萨利本人与他的妻子,当时脑中便浮现出汉克斯的脸。汉克斯用17分钟的时间看完剧本,就发现自己不想把这个机会拱手让人,“当克林特与萨利这个角色一起出现时,内心就有股冲动,我想排开所有事情。”然而,内心却充满了谨慎恐惧,“我只能告诉自己,我的声音和外表永远不可能像他,但我希望自己能够表现出他说话的神韵、思维模式还有个人魅力。”为了演好这个在美国家喻户晓的角色,他专门与萨利本人见了面,“我和他一起把剧本又逐字过了一遍,差不多可以解答他95%的疑问。”
汉克斯这次的表演有很多地方会让人联想起他在《菲利普船长》中的表现,尤其是片中他在空难后接受健康检查的特写镜头,镜头机位与演出方向几乎与《菲利普船长》一模一样。另外,他还得到了萨利本人的亲自教学,“他教我如何在机舱里操作、如何正确使用驾驶中的术语。”为了高度还原真人形象,汉克斯把头发胡子全部染成了雪白色。汉克斯回忆到戏中的造型引起了不少围观群众的误会,还不停地追着他跑,“一堆人不停地对我喊‘萨利!萨利!老兄,你太厉害了,简直是奇迹呀’!”当萨利本人看到汉克斯的化妆,惊呼“太神奇”,“其实我比汉克斯要瘦削些,而且是个爱笑、乐观的人,这一点在片中并未得到全方位的体现。虽然汉克斯表演得十分出色,但我觉得他仍然有些紧张。事实上,当时的我比影片中展示得还要镇定自若。”

制作篇:99%画面IMAX拍摄
去年9月《萨利机长》在纽约市开始拍摄,并于北卡罗来纳州、洛杉矶等地取景。本片99%的画面都运用了最新的IMAX65厘米摄影机拍摄,这是该部摄像机第二次被运用在电影拍摄上(第一次是《美国队长3》)。克林特透露,采用新摄像机能捕捉到解析度高、视野辽阔的影像,让画面呈现比一般银幕多26%的可视范围。另外,主创团队真的购买了一架150座的A320“空中巴士”客机协助拍摄。
拍摄过程中,除了萨利机长和副机长史凯斯回顾两人亲身经历外,剧组都竭尽所能找到当年协助救灾的人员在电影中出演自己的角色,无论是渡轮的船长还是海空救援小组队员、红十字会的员工、志愿者,他们希望亲历过事件的人能恰如其分地还原当时的场景,制片人凯瑟琳·肯尼迪表示,“我们拍摄的是真正的营救活动,而不是‘请人来演’。”